东丰网

萧君尤恨相逢晚小说_萧君尤恨相逢晚小说阅读

连载中

萧君尤恨相逢晚

来源:掌中云 作者:夏末秋风 主角:江染,萧亦寒 标签:专情,宠爱,甜宠,豪门,欢喜冤家

今天小编带来萧君尤恨相逢晚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江染,萧亦寒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夏末秋风,他是北城呼风唤雨的人物,地位显著,矜贵冷酷,霸道的声音砸了下来,“江染,给我当太太,嗯?”江染本能的拒绝,“我们不熟……”闻言,他步步紧逼,“怎样才算熟?”和萧亦寒的交集是一场意外,江染心中另有所爱,可是当真相揭开,她千疮百孔,而这个看似霸道的男人,给了她至上的宠溺。他说:“你难道不知道吗?我们的相遇,蓄谋已久。”她愕然,失了心跳,做了决定:“我被背叛过,所以跟了你,我一定忠贞不渝,绝不出墙。”他说:“我被遗忘过,那个小东西号称自己忠贞不渝,绝不出墙。”

萧君尤恨相逢晚精彩章节:

走在大街上,江染的身体传来撕裂般的疼痛,心里更是难受。

她……不干净了!

林北枫会在意么?

回到家里,刘婉和江薇薇正在看电视,看到江染拖着疲惫的身子走进来,扬着笑意的脸色顿时冷了下来,和谐的气氛不再,仿佛,她是这个家里多余的存在。

多余?

江染冷笑。

刘婉是江正刚后来娶进来的老婆,之后生下江薇薇,而她的母亲失踪,多年来了无音信,有传言说她疯了,也有人说她死了。

“呀,江染,你还真是玩的疯狂啊。”江薇薇鄙视的打量着江染,腔调中带着毫不掩饰的嘲讽。

刘婉放下手中的水杯,“夜不归宿,真是不知廉耻。”

“我怎样,轮得到你们说三道四么?”对于刘婉和江薇薇挑衅讥诮的话,江染原本不想理会,但她们咄咄逼人,她也不会任人拿捏。

刘婉白了江染一眼,冷嘲热讽,“真是有妈生没妈养,一点教养都没有,阿姨只不过是关心你,犯得着像只疯狗一样到处乱咬乱吠吗?”

“你再说一遍试试?”江染心如针扎,从小没有母爱的她对于这样的话语,格外的敏感,她眸色冰冷,猛的盯着刘婉,往前面走去,因为动作过于激动,下面传来撕扯般的疼痛。

昨夜,那个男人压在她身上,一遍又一遍的索取,初经人事的她,一时间难以恢复。

刘婉皱眉,嚣张的面色有所停滞。

江薇薇的视线则在江染下面流转,“我说一夜未归呢,原来是和男人厮混去了。”

看着两人刻薄嘴的脸,江染的心头忽然咯噔一下。

“是你们在我的酒水里下了药?”她的视线冷厉,犹如刀刃,寒光逼人。

刘婉和江薇薇同时一愣,她们诧异的看着江染,“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她们的样子看上去很疑惑,不像是早有预谋的幕后黑手。

那么到底是谁?

江染冷冷看了刘婉和江薇薇一眼,“最好不要让我查到是你们。”

拖着疲惫的步伐,她上了楼。

沐浴过后,原本想睡一觉忘记烦扰与困惑,却没有想到一天下来,心情也难以平复,她有个习惯,那就是心情不好的时候暴走,起床,她换了衣服出了江家。

压着马路,前面有个蒸桑拿的,去出点汗,醒醒神可能是个缓解情绪的好方法.

桑拿房的规模并不大,小家碧玉的,看上去倒是很温馨,合眼缘。

江染抬步走了进去。

就在她进入更衣室准备换衣服的时候,外边突然传来一阵喧嚣声,“这里是女桑拿房,你们男人进来做什么?”

众人乱作一团,纷纷拿起遮蔽物。

还有人想抱怨责骂,只不过还没有说出口就紧紧的闭上了嘴,视线中流漏出震惊和害怕的神色。

狭小的空间里,雾气缭绕,一瞬间冲进来几十个西装笔挺的男人,他们身材高大,面色冷厉,训练有素的姿态让人心生惧意。

“他们是谁?”

“发生什么事了……”

有人忍不住疑惑,小声的嘀咕着。

江染皱眉,挑开视线看过去,男人取下墨镜快速的形成两排,站定在她面前,为首的男人目标精准的锁定她,声音冷酷又不失礼,“江小姐,萧先生有请。”

萧先生?

有请?

这是什么情况?

江染不解,但紧接着脑海里就浮现出一人的身影,高大结实的身材,英俊倨傲的脸,线条分明的五官,还有那薄薄紧抿的唇,每一处都透着让人沉沦的气息。

同时,也让人心惊。

昨夜,就是这个男人在她耳边开口,霸道的命令她,“记住我的名字——萧亦寒!!”

下意识的,她选择逃避,“我不认识什么萧先生,你们找错人了。”

“你确定不认识?小东西,没有我的允许,想逃到哪里去?”没等她离开,一道冷酷的声音传来,磁性而沙哑。

众多保镖簇拥,他走在中间,气势浑然天成,霸气凌然。

结识的腿外是深色西装裤包裹,灯光洒下,光线欣长,唇边衔着的弧度性感好看,朝她走来的姿态不紧不慢,透着一股运筹帷幄的气息,天生如王者。

他,就是萧亦寒。

传言,他作风铁腕,是商界呼风唤雨的人物。

传闻,只要他想,随时能掀起A成的腥风血雨。

传闻,他成熟冷酷,拒人于千里之外,是北城无数女人心仪的对象,却是仰慕而近不得身的霸主。

这样的一个男人朝她走来,让江染的心七上八下的。

随着他的步步逼近,不知道为什么,她莫名的紧张。

“不是说好不再见面的?现在又来找我,是什么意思?”江染深呼吸了一口气,她稳住情绪,问他。

看着她,萧亦寒深邃的眸子眯了眯。

漆黑的瞳仁倒映着女人紧绷的脸颊,他指关节分明的手突然挑起她精细的下巴,“你说不见就不见,岂不是我才是个女人?”

他眸中的温度过于冰凉,亦如他的人,冷酷如冰。

她打了个汗颤。

他的食指若有似无的磨砂,透过肌肤,瞬间蔓延至她的四肢百骸,搅动着血液。

江染有些抗拒的偏开脸,质问着男人,“你想怎样?”

其他章节

相关文章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