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丰网

幻梦新世界艾尔塞西莉娅安妮雅_艾尔塞西莉娅安妮雅小说在线阅读

完本

幻梦新世界

来源:掌中云 作者:徐景 主角:艾尔,塞西莉娅,安妮雅 标签:魔法校园,奇幻,言情,玄幻,热血

今天小编带来幻梦新世界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艾尔,塞西莉娅,安妮雅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徐景,记录的世界不及真实世界的十万分之一瑰丽;记录的故事不及真实故事的百万分之一精彩;记录的人物不及真实人物的千万分之一丰满;记录的爱、不及真实的爱的亿万分之一深刻。但我还是想写下来,一字一句地铭刻下来。因为这些都是我,最初也是最后。永远斑斓而纯粹的。——梦之彼岸。

幻梦新世界精彩章节:

接到洛安联系的艾尔心绪飞扬,下意识冲着通讯器那头的黑发青年绽开了一个大大的笑容。可惜洛安没有这么好视力能看到千万里之外,反而是被一直在关注着艾尔的莱昂给注意到了。

就像忽闻最后的转身看见那朵破开薄雪的玉兰。

他一愣。

咳咳,要是被艾尔知道自己明明是冲着洛安笑了笑,却意外收获了个大麻烦,非得纠结死不可。肯定得后悔,估计还有些许懊恼怎么洛安就对这招免疫呢?

好在此刻白发少年并没有要去关注莱昂的意思,全情沉浸在了汇报工作中:“对,而且现在我们队和布利奇他们队联手了。”

“不是说了不要和那几个人交往过密吗,艾尔……”洛安的语气里有着淡淡的无奈,但不甚担忧。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我特地嘱咐了安多带些药水出来,哪怕是靠这些,只要不受太重的伤想传送回来总是可以的。大家为了这次学年测试都花了不少力气,能做到最好的话我还是想试试。”说到这里,艾尔的眼里闪过一丝光彩:“况且要去的可是森林,身为一个木系法师再畏手畏脚怎么都说不过去吧。而且我已经不是十年前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了,不要总是不放心,我们的年纪也差不了多少。”

“差不了多少……好了,时间有限不说这个。我查到巴斯多的情报了,你听好。”洛安的语速加快一分,艾尔便应了声。

“布利奇·巴斯多,25岁,红月历291年入学克兰雅,爱尼莎巴斯多家族现任族长的长子,大地精灵后裔,八阶土系法师。这些情报你应该知道。”克兰雅在红月历291年招收的就是92届学生,艾尔是红月历297年入学的。“重点是他私下辅修了咒术,等阶不高只有六阶,但魔法衍生学科的隐蔽性都很强,要小心暗算。”

这个消息倒是让艾尔有些不好了。

魔药、魔具、铭文和咒术并称四大魔法衍生学科,属于魔法界的“小巧”。其中魔药学被小部分种族称作炼金术,魔具指繁杂的魔法工程学,铭文是完全的辅助学科,而咒术则包含了魔法阵、默术、瞬发法术等众多内容。

咒术是四大魔法衍生学科里最式微、最难、同时学习人数却又最多的那个,基本所有人族法师都会学习点皮毛以增加使用法术时的灵活性,但少有会专门去学习咒术的法师。其中大部分原因在于学起来非常耗钱又困难且事倍功半,少部分原因么……

给你个最直观的说法,保证智商正常的人一看就明白。

有好事者为它起了别名,凡闻者无不默示承认。咒术、即、魔法界的暗杀术。

不管布利奇学习咒术的初衷是不是与所谓“暗杀”有关,在两队已然是合作关系的当下,他却没有提到自己对咒术有研究,那么就不得不好好揣摩此人的用心了。

“呵,”传讯器那头的洛安似乎能想象到艾尔的神情,轻笑道:“和我差不多岁数的这位‘大人’,要记住布利奇·巴斯多比你多接触六年魔法不是白白浪费的,纵使老奸巨猾也有值得学习的地方。”

“你在说自己吗。”某人小声嘟囔,对面没听见。

“至于他的经历,听到哪里算哪里吧。”传送魔法一发动,其他的魔具在传送过程中就会全部失效,而且比赛期间不能和外界通讯无法使用传讯器,洛安也没法抵抗位面规律或者学院规定:“布利奇·巴斯多自从红月历291年入学以来闯祸无数,给家族抹了不少黑,只是他身为长子又是家族的继承人,族长就一直没有下决心收拾他。”

“直到四年前、也是就你们上届发生了一件事入学测试上的魔兽被召唤后立刻进入了狂暴状态,在负责教师做出反应前已经暴起伤了近十人。学院方紧接着消灭了疯狂的魔兽,但还是有四名受试者因重伤不治身亡。最后公布的调查结果是召唤魔法阵画错,几位负责人被责罚,在表面上事件就这么结束了。”

“这件事实际上正是布利奇·巴斯多犯下的。当年新生中曾有一人得罪于他,他为了报复此人私下串通了几个一起学咒术的学生,瞒着守卫偷偷改动了召唤法阵,此举才导致了之后的惨案发生。”

“巴斯多族长知情后瞒下了这件事,那几个帮布利奇·巴斯多做事的人自然也被封口。同时他向布利奇传了口讯,称如果布利奇再不知收敛就直接取消他的继承权,如今也时常派人监督以确保他不会再次引发事端,这才是布利奇·巴斯多几年前突然安分下来的真正原因。”

“如果可以我现在就去学时间魔法。”艾尔的额头流下一滴冷汗,本以为布利奇只是小节有亏,没想到还是知人知面不知心。私自把魔法阵改动成那样,别说“没想到会有这么严重的后果”这种冠冕堂皇的话,他分明就是没把其他人的命放在眼里!

“现在后悔可没用了,所以说让我怎么能……”洛安话到嘴边又咽下了。

“事已至此,只能多加小心。艾尔你记住,艾维斯之心很重要,它可以在关键时刻帮你一把。但千万牢记不要滥用这个力量,否则会产生你想象不到的严重后果。另外,小心巴斯多队里的”

传送开始,后半句话已经不可闻了。白发少年只能怀着些许遗憾的心情听耳边传来与刚才那柔和嗓音截然不同的冰冷金属女声:“克兰雅红月历94届生,自然魔法院木系魔法科,7阶见习法师艾尔·菲尔奈,确认完毕,传送”

在迷雾森林的第二天傍晚,天色渐渐暗下来。

只要是野外、加上黑夜,对于夜视力极差的人类而言永远是最危险的。众人也没有要趁着夜色再搜索一番的意思,已然找了个地势平坦干燥、周边没有大型魔兽痕迹的地方,开始安营扎寨、生火烹饪,包括做各种警戒工作了。

魔法使的三个女孩子带了顶超大帐篷,靠安妮雅和尤莉那没锻炼过的小胳膊小腿想撑起来怪费工夫的、塞西莉娅又小姐脾气犯了不太愿意做这事浪费体力,所以正被修和艾伯特拿去帮忙搭建布利奇的这两个骑士还真够尽责,让知情人不免猜测两人是不是巴斯多族长特意派来盯梢的。

于是闲下来的塞西莉娅看着左右无事,晃眼瞥到了叶,偷偷和安妮雅咬起了耳朵。过了一会儿,温柔稳重的绛发魔药师开口了:“叶,你不是说看过我们队的资料吗,那时候你为什么没有发现克里斯的身份呢?”

女生熟络起来确实比较快,叶在三个女孩子面前已经没有开始那种极度冰冷的样子了,被问到了还会答两句话,关系比起刚才那会儿融洽了许多。

结果不问倒还好,她们一开口,其他人也纷纷觉得有些奇怪,均把目光投向了叶和克里斯。克里斯原本嘿嘿笑的表情瞬间崩塌,肉眼可见地挂上了几条黑线,蹭地站了起来。

众人还以为他要发火正一头雾水中,就看见他飞速念了几句咒语,脚下生风唰唰走远了。

“给他溜了……”不知谁感叹。

叶则用看死人的眼神看着自家侄子的犯二行径,随后幽幽开口:“埃斯波西托并非我的家族名。克里斯五年前就来克兰雅入学却是前年的新生,94届应该是他第二次报名。”

好吧,没想到抛砖引玉还有这种效果,克里斯!第一回入学考!居然没考上!

怪不得每次被问到他离开家后、入学前那三年时间的“游历”时,他总是支支吾吾避左右而言呢。艾尔也终于知道克里斯为什么会在前年的入学测试后主动找到他(痛哭流涕地)表达谢意,以及(殷勤恳切地)第一个鼓励他早日成立队伍了。

所以这种“土豪,和我做朋友吧!”的既视感究竟是从哪里来的?

又过了一段时间,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了,众人围坐在火堆边吃着晚餐,克里斯跑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艾尔正看着手上三个闪着红光的小型魔具走神。布利奇那里还有六个,这就是她们十人这两天的成果了。

按照这个速度下去,明天中午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找满二十只,而队里任何人不及格都会极大拖累整个队伍的成绩。别提双方间的赌约了,此刻就连最基本的合格线也是件让人头疼的事。

今天上午,众人曾在这偌大森林中碰到另一支队伍,可惜对方的收获更加少,九个人只有四只。所以明面上,因为塞西莉娅的“不忍心”,魔法使和巅峰便没有动手抢夺对方的魔具,和平擦肩而过了。

不过事实上呢,两位队长的想法大抵相同太少了!四个都不够塞牙缝的,放过就放过吧,争抢这种蝇头小利万一受了伤反而不值得。就连安妮雅也在为下次碰到大鱼做准备,用“死道友不死贫道”之类的话劝塞西莉娅,虽然除了她本人以外并没人知道那“道友”、“贫道”是个什么意思。

此时,布利奇和莱昂,还有两名存在感稀薄的护卫坐在艾尔对面,火堆围得着实不小,隔着火光只能望见对方一个时隐时现的模糊轮廓。

布利奇正拿着块华丽的、如同有国王亲临的晚宴上才会出现的餐巾研究,可惜看了半天还是没能把上面的蕾丝边看少点,于是苦着脸问莱昂:“就没有稍微素点的?这明显就是女人用的东西,也亏得你能整天带在身上。”说着还伸手抖抖,浑身上下都写满了“嫌弃”。

听到这话的金发大众情人,随手就把那张硬摆着委屈神色的阳刚面孔给推到了旁边去,边用鼻子哼气:“最好,这是克丽斯汀的心意,我还不舍得给你用呢。”

布利奇眼睛转了一圈,看样子是没想起来克丽斯汀是谁,不过并不影响他的鄙视:“得了吧你,要真的不舍得你会拿出来给我用吗?那次看你甩人家甩得不是挺干脆的。”

“不要侮辱我的名声!像我这么怜香惜玉的人怎么可能这么对美人,你是在说你自己吧?”莱昂满脸漫不经心。

咳咳,说是人以群分真没错,这两位都是身边时刻不离人的类型,只不过莱昂更会做表面功夫,布利奇就是典型“只闻新人笑不闻旧人哭”了。

布利奇也知道自己同伴的本性,便失了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缠下去的兴致。他四下张望着,正巧此时一阵小风把面前的火堆吹开了点,抬眼就看到了静静坐在对面的艾尔。

橙红的火焰把那原就十分出色的五官衬得更加俊俏,因为正在走神的关系,在平日里略显尖锐的视线和淡淡的疏离感都被隐藏了起来,取而代之的是本该在他这个年纪常见的小忧郁和小天真。

不独属于男性或者女性的美丽,这让刚喝了酒的布利奇甚至觉得自己从艾尔的身上看出了点娇态来。

他不自觉地咽了下口水,对“花友”说到:“那个小家伙长得不错,还是个混血,不知道能不能和人类……嘿嘿,我都有点好奇了。”话落却好半响没有等到回应,疑惑转头看看莱昂,发现他居然也在盯着对面的少年。

不过片刻功夫,火堆又重新聚集起来,莱昂这才回答:“但也算不上绝色,关键是心里恐怕有人。”

“嘿,”布利奇听这话马上笑了:“莱昂·拉米瑞兹你不是喜欢上人家了吧,一副心上人被抢走的样子是要摆给谁看啊,对面那个可不是会专程走过来和你说晚安的类型。”

莱昂自然不会同他提自己看到的那个笑容,却更加不会任由别人、哪怕是队伍的队长来嘲笑他。当下就收起刚才的表情,半带严肃地回复:“我只知道‘白发隐者’的名号不是这么容易就能流传至今的,克兰雅每年有多少出色的法师声名大噪,其中又有几个能够安然毕业?失踪的人够多了不差这个没背景的后辈,所以你别太多操心,看紧你的‘烈火公主’比较好。”

“还有,既然队长也认为他不是会专程走过来和我说晚安的类型,那就换我自己过去好了。”说完,他真的起身走到对面和艾尔攀谈了两句,不多时又没事人似的回来坐着了。

留在原地的布利奇有点傻眼,知道莱昂不可能真如他话里的意思是去和对方道“晚安”的,却还是被他的反常行为吓了一跳。他斜眼看看莱昂,见青年没有再开口,又想起初见那艾尔时的情境,嘴角略微上扬,心里便有了计较。

好一会儿克里斯总算是再次出现了,手上还拎着只剖开洗净的大魔蛛,笑嘻嘻的看上去正打算给自己来顿大餐。

刚准备开口,本来好好吃着饭的艾伯特看到那魔蛛立刻神色大变,差点把嘴里的东西全喷出来。坐在他不远处的莱昂不着痕迹地挪了挪位子,布利奇则是训斥到:“艾伯特你干嘛!”

他却没功夫理会自家上司,煞白着脸僵硬而迅速地抢过了克里斯手里的魔蛛,上上下下翻看一番,硬声问克里斯:“这、这是幼年的黑魔剑蛛,你杀掉它的时候没有看到它的同类吗?是在巢穴之中还是落单的?”

“黑魔剑蛛?那是什么?”

“你先回答我的问题!”

“哦哦、我只看到这一只,要是有很多我也打不过啊。至于巢穴还是落单……应该是巢穴里吧,那个洞里密密麻麻的全是蛛网,还有没孵化的蜘蛛卵。”

闻言,艾伯特抓着尸体的手就有点抖:“完了,黑魔剑蛛都是群居生活的,身边不可能没有成年剑蛛,只能说明你抓到这只幼年剑蛛的时候它家人正好去捕食了。”

克里斯再神经大条,这时候也感觉到有点不对了,脸色微微发白、带着期颐问到:“那又怎么样?”

听了艾伯特的话之后越来越严肃的修也开口:“你们不知道黑魔剑蛛也是正常,这种魔兽虽生活在密林里,脾性却和寻常魔兽不同:温顺、而且轻易不会袭击其他生物。只是埃斯波西托大人(克里斯)杀了幼蛛,成年剑蛛多么温顺也不可能轻易放过我们,我担心剑蛛很快就会追上来,我们抓紧时间离开这里吧。”说着就看向布利奇,等待他做决定。

尤莉在旁边问艾伯特和修:“这个黑魔剑蛛很厉害吗?克里斯不是一个人就杀了一头吗?”

艾伯特回答:“那是幼年的力量自然不强。成年黑魔剑蛛普遍有10阶实力,最强能长到12阶。”

12阶!就算通常同等阶的魔兽和法师相遇魔兽必输,可十人中等阶最高的是安妮雅的11阶魔药学,都不用说魔药学作为魔法衍生学科、与真正法术间那巨大的鸿沟了,在绝对的实力差距下再多技巧都是没用的。

如此,两位队长也淡定不下来了。队伍够强,也不代表她们就能在这危险重重的森林中横行啊。一只十阶魔兽大家说不定还有机会拼一拼,怕就怕撞大运遇上那十二阶的,靠这普遍七、八阶的实力,再加上个别拖后腿的,想硬碰硬?

得,东西也别收拾了,快点跑路吧。

刚才还开开心心聊着天的塞西莉娅脚步不停,然而为了节省体力不好打人,只能过着嘴瘾大骂某个闯祸精。克里斯自知理亏不敢反驳,还是一段时间后安妮雅看不过才算帮了他几句。

克里斯之于塞西莉娅算是以互损为乐的损友,安妮雅则通常和她闺蜜统一战线,只有克里斯的弱势太明显时才会掉转阵营,这三人坚固的革命阶级友谊就是在损来损去之中建立出来的。

如果说此时的逃跑气氛尚且悠闲,不久,当听到背后传来大型魔兽爬行的动静,大家便迅速自发自动地演示起了什么叫做“慌不择路”来了。

尤其克里斯边跑边战战兢兢回头看了一眼,顿时吓得魂飞九天:后面两只和他捕杀的可完全不是同等重量级的喂,为什么这片明明看上去还挺安全的森林会有这种魔兽啊!

撇开在内心咆哮的始作俑者,其他人察觉黑魔剑蛛追上的那刻,除了加快脚步外也纷纷有不同动作。

布利奇加速了脚下土地的流动,做出了类似传送带的效果;修抽出佩剑,帮助艾尔开路;叶、莱昂和艾伯特则或用结界、或用各种远程攻击手段,总之是在尽力拖延剑蛛的前进速度。此时六年的经验差距就显露无疑了,除去艾尔,魔法使剩下的四人全都比巅峰慢了一拍。

三个姑娘一看对方队伍的动作,赶紧加入自己可以帮忙的阵营:先前塞西莉娅在森林之中使用火焰时总是小心翼翼,还要顾忌到秋天湿度低容易引起大火,只现在不是介意这些的时候了。短暂的咒语结束,只见她的魔剑蒙上了一层火光,每次碰到阻碍物剑上便燃起小小火焰,接着树枝、藤蔓、或者是克里斯的袖管(……)便立刻落地;

尤莉的塑能魔法发动慢,此刻能起到的作用相对就较小。于是她就没有上前裹乱,转而为大家一个个吟唱起防护魔法来,若被追上也算是个保障;

安妮雅的魔法水平和克里斯同样是五阶,实战能力只有更差,根本不能作为战力,但,她还有药剂。在空间袋里翻找了一遍,攻击型的药剂不少,可足以靠一击杀死十阶魔兽的一瓶都没有,为避免灭不了魔蛛反而激怒对方的风险,她就只拿了体力、加速和各种恢复药剂分给众人,然后开始向后扔起类似油腻药水的东西。

直到自己的袖管被塞西莉娅割下一段还烧成了灰烬,克里斯才终于反应过来他应该做些什么而不是埋头逃跑,尴尬地略停两步与叶并排,姨侄两人一起放起了冷箭。

塞西莉娅的恼怒,除了由于他的不谨慎惹来黑魔剑蛛、也是看他此刻居然毫无反应才忍不住略作警告。而巧合的是,就在克里斯衣袖的灰烬还没有落地的时候,一层淡紫色的防护罩迅速把他保护了起来。塞西莉娅见状用余光扫过尤莉,茶发姑娘的神情毫无异样,她便也没有把此事放在心上。

不知道跑了多久,反正安妮雅身上带的体力药剂已经不剩下多少了,两只黑魔剑蛛却还是神采奕奕地死死跟在她们后面。

开始时塞西莉娅几个还有精力骂克里斯两句,后来就只剩下大喘气的份了十人里面不学武技的偏多,身体素质都不咋滴,持续跑上这么长时间也真是难为她们。

“这样下去不行。”开口的是布利奇。

“就算我们有力气继续跑,艾尔也要吃不消了。”莱昂看了一眼艾尔,见他身形都有些摇晃。

其他人也知道少年消耗地着实厉害,众人已经遇上了好几波妖兽,开路的工作比想象中还要艰巨得多。中途修和塞西莉娅曾帮了一会儿忙,但无奈效率太低,最后还是决定保存实力为上放弃了事倍功半的行为,只有魔法使队长一人片刻不停使用着魔法。而就算艾尔精神力强,如此强度的魔法使用频率和力度,对于七阶法师来说终究还是透支得太厉害了,安妮雅一瓶接着一瓶的药剂都没有让他的脸色回转过来多少。

“和这黑魔剑蛛拼了,大不了打不过就传送回去这次零分!不能再让队长用魔法了,这样下去会对精神力造成永久损伤的。”塞西莉娅边说着,没等其他人回答就自顾自地站定。

大家一言不发跟着停下了脚步,艾尔同样放出之前已经吟唱完毕的魔法,也不再继续前进,而是站在原地略微喘息。

紧接着每个人都拿出了自己的武器或者魔法媒介,快速布下几个陷阱后,屏息凝神地等待起来。

只听见从远到近连绵响起了枝叶晃动的沙沙声,在快接近她们的时候,魔蛛踩上法阵的火焰爆破声成为了信号,众人在此刻齐齐动了!

“亲切的流水,请允许我借用你的力量为我束缚丑恶的敌人吧,千象水牢!”是莱昂,他没有理会那只身陷火海的黑魔剑蛛,而是对准洞穴陷阱的方向发出了第一个魔法。

紧邻着火焰陷阱的另一个巨大洞穴显然也已被启动,只是没听到重物落地的声音就代表洞穴内的魔蛛并没有落到最底部,恐怕很快就会爬出来。

“可惜了里面密密麻麻的石刺。”布利奇装模做样地叹息到,叶·克拉克侧眼瞥了瞥他,手中长弓满弦蓄势待发、金属制的箭头闪着冰冷的光。

“……醇和的大地,请帮助我和我的朋友,用你沉重的身躯埋葬我的敌人吧,厚土重压!”叶这个女人越来越不可爱了,不对、是从来就没有可爱过!布利奇内心腹诽着,为那只刚被水牢束缚住的剑蛛加了块棺材板。

“咻咻咻”三声破空声,随后叶·克拉克三箭连发,全部命中了火焰里那闪烁不定的黑影。中箭的黑魔剑蛛发出一声尖细的嘶叫,从腹部喷出了大量的白色粘稠液体,法阵的火焰立刻被压制住了,此时她们才真正看清了这成年黑魔剑蛛的样子。

“难道是因为全身都是黑的,才会被叫做黑魔剑蛛吗?”塞西莉娅苦着脸和安妮雅打趣。

巨大的魔兽足有一人高,黑色的甲壳如盔甲一般覆盖在躯干上,三对锋利口器正对着她们的方向,蜂窝状的眼球各自转个不停,看起来无比骇人。首次在没有师长保护的情况下直面如此面目可憎的强敌,年轻的魔法使们皆无法平静以对,不过塞西莉娅缓解内心恐惧的方式倒让安妮雅心情沉着了点,只是没等她开口,异变又起。

之前克里斯和叶同时取出了箭,半森精的三连矢早已射出,傻大个却堪堪才把箭搭在弦上。等到拉满、举弓、抬头、傻了即使作为这里唯一一个身高超过黑魔剑蛛的人,那庞大的截肢动物还是让他心生惧意先前他是回头看过,只是有着丛林遮挡看得也并不真切,和如今的全貌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于是心一慌,手一抖,又是破空声,克里斯的一箭居然歪打正着钉上了魔蛛的眼睛!其他人不知道事实真相,连叶也略感惊讶,没想到克里斯的反应如此迅速,竟然第一时间就攻破了魔蛛的最大弱点。

“小心,暴走了。” 修沉声警告。

只见这魔蛛抬起了半个身子,前两对附足挠着自己的眼球,口器中发出嘶嘶的声音,显然是愤怒到了极点。

“md,该死!”布利奇爆了句粗口,大家还以为是因为魔蛛暴走,没想到却是另一边落入陷阱内的魔蛛也在此刻挣脱了莱昂的水牢,已经开始吐毒液融化棺材板了。

被射伤眼球的魔蛛则很快决定先对付面前这群该死的人类,稍做酝酿,一股墨绿色的剧毒便夹杂着腐化的气息向众人袭来。

实力最强的三人中,其二在忙于压制地穴中的魔蛛,已然接手了守护役的尤莉立刻发出了准备好的多层结界严阵以待。可那液体却并不是现在的她们足以挡下的,随着结界被一层层被突破,尤莉的心也一点点变沉了。

其他人见势不妙,修和艾伯特错身挡在布利奇身前,塞西莉娅、叶和安妮雅则用自己的自然魔法紧贴着立了结界。紫色、红色、黄色、蓝色的结界交替反射着阳光,但她们的魔力比起专修塑能魔法尤莉差的又何止是一个等阶,被破开不过转瞬间的问题。

所幸千钧一发之际叶的风之结界总算拦下了去势已缓的毒液,可还没等她们松口气,魔蛛已经酝酿完成、送出了下一轮攻击!

克里斯已经偷偷摸上了传送器,不过闪念、想到全员零分的新规定,手指的动作又犹豫了起来。就在他踌躇的这个时刻,双方阵营中间的树木突然动了,几道粗壮的枝干快速交叉拦住了毒液的去路,紧接着无数藤蔓破土而出,密密麻麻地缠上了交叉的枝干,组成了一道密不透风的屏障。

所有人都转头看向艾尔。

“队长!”大惊失色的尤莉跑去扶住他,白发少年的嘴角还挂着没擦干净的血丝,却仍不忘冲大家虚弱的摇摇头示意自己没事。

浅茶色头发的姑娘快被自责淹没了:“那只魔蛛可能不止十阶……都是尤莉不好没有拦住。”

克里斯看着她煞白的小脸,惴惴不安地开口:“要不我们还是传送回去吧,现在这样太危险了,万一这个屏障也破了怎么办。”

话音未落,对面又传来巨响,可此时看不见发生了什么事,众人只得面面相觑。

莱昂:“应该是另一只逃出来了。”

真是雪上加霜。

其他章节

相关文章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