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狐妖有个约会

据说我出生的那一天天空中的云彩汇聚成了一个大大的“帅”字!注定了我这一生是不平凡的一生。

到我这一辈的亏我爸妈给我创造的良好条件我的儿时生活并没有那么苦,而且以为是家里独子,别提多享福了。

按道理来说像我这样从出生就能引起天地“异像”的青年才俊,肯定是生的一副好相貌,仪表堂堂,惊为天人!

可是看着镜子中满脸横肉的我,我知道天抛弃了我!

由于自己暴饮暴食,在初中我的体重已经过了一百五的大关!有时候我就在想,是不是我的美貌连上天都嫉妒,竟然把我这个上天选中的孩子变成了死胖子!你说我胖也就算了,你让我个子矮一点,看起来蠢萌蠢萌的多好!可是非要长这么高干嘛?用我初中老师的话来说,只要我往那一站背后的同学吃火锅都发现不了!这把我气的,看着我们老师这瘦小的身材恨不得我把他揉碎了!

令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坑逼老师初中教了我三年!挖苦了我三年!

他浪由他浪,我心宽体胖!

我也没有搭理这个老师,中考过后,我特么终于可以对这个坑逼老师说再见了!临走的时候我偷我他的茶杯往里面尿满!随着身子一阵抖动,有些罪恶感浮现在心头,一想这个老孙子挖苦我的语气,去特么的罪恶感,又往里面吐了几口唾沫!

一切搞定之后吹着口哨离开了坑了我三年的初中

步入高中,以为自己那懵懂的青春就要开始了!没准还可以收获自己的第一份感情。

我努力的维持着自己高冷的样子,要知道我可是上天选中的孩子,这一群凡人我才看不上!

不过我的眼睛却没有从这一群凡人身上移开,在大校园里面看着过往的美女,看的我一阵澎湃!

一转头将背包往后背一杨,用我英俊的侧脸面对着世人,哼,凡人,瞻仰去吧!

去特么的,怎么又是这个老孙子!

在我转头的瞬间,我看到一张我这辈子都不想在看到的脸!坑逼的初中老师由于工作优秀被调到了高中,而且特么还这么巧又接手了我。

心中的澎湃,砰的爆炸了!我已经能够想像我今后的生活了!

高中学校的生活已经让我苦闷的不行,纵使漂亮学姐拼命的勾引我也让我提不起来兴趣。

回到家中我看着满桌子的好吃,终于感受到这个世界对胖子的深深恶意!

“回来了,圆圆!”

我父亲姓陈,我出生那天母亲非要叫我陈圆圆!还是婴儿的我听到这个瞬间就哭了!想我堂堂七尺男儿怎么可能叫这么女性化的名字。

经过我父亲母亲一夜的思考终于一个霸气的名字出现了:陈风娇

还是婴儿的我哭的更痛!

天妒英才!天妒英才!我心中满是悲愤!

我也有过没有结局的爱情,直至那个女孩把情书扔在了我的脸上并告诉我:你是一个好人!

那一刻我下定决心要减肥追求我的幸福,不过看到鸡腿的瞬间我便决定,让那些平凡人在多活两天。

高考之后我离开了家乡,来到了湘西这边,读了一间医学院!

等毕业之后找个医院上班,过着混吃等死的日子,可是我体内有一道声音在呐喊,美女!美女!

令我没有想到的是胡茜也来到了这间学校,这胡茜是高三时转到我们学校的,在我隔壁班,她的到来成为了我们的重点研究对象实在是太漂亮了。

在这里能再次遇到她我觉得是上天对我的恩赐,我们两个之间一定有故事能够发生。

心里一直念叨着该怎么搭讪,或许上天听到了我的召唤终于给了我一个机会。

一年一度的新生春营拉开了序幕,我打听到胡茜也会参加,便踊跃的报了名。

良人相伴,美景相辅,我觉得我十有八九能成。

鸟语花香,春意盎然,一切都是那么新奇有趣。

学校也是格外照顾我们,特意给我们选了凤凰古城这山清水秀的地方!在湘西凤凰古城还是特别出名的。

凤凰古城在六十年代并不叫做凤凰古城,而是叫做青城!

四周环山,青山绿水。

而这古城后这座山在六十年代叫做“奉神山。”

在六十年代之前,此山多野仙,也就是现在东北那边俗称的仙家。而仙家也是需要信仰的力量,因此在山中野兽修炼成精之后便会找适合的宿主栖身为自己增加善德。六十年代之后,文化大革命爆发,这个村子没有幸免,红卫兵到处,恭奉的牌匾砸烂殆尽,野仙没有了信仰的力量逃回山中用天地之间充足的灵气修炼,效果不尽理想。

六十年代之后,国家飞速发展,这个小村庄也不例外,山与山之间打通一条隧道架起高速公路,本来呢公路的建造对经济的发展起着重要作用可是据说在打通这一条隧道时隧道倒塌,施工人员死伤殆尽,仅存下来的人员看到的是一条硕大的黄鼠狼,眼睛里泛着绿光,一眨眼的时间便消失不见。

后请高僧做法这才平息,隧道这才安然打通,这件事也被封锁,不过零零星星的消息传了出来,红极一时。

后来此地被改成了旅游景区具体什么情况我这个外乡客也不知道,不过自从这个地方开发成旅游景区之后邪乎的事便再也没有传出来,算算时间十年有余。

生在红旗下长在春风里,我本人受着马克思主义的熏陶,对这种神神鬼鬼的事情那是嗤之以鼻,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多无聊的人编撰着这么不符合实际的东西!

“阿嚏”这几日没日没夜的编制着手工玫瑰花,着了凉,喉咙一痒,往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

“你!”忽然我的身边传来一声巨响!

我们的刘指导员怒气冲冲的向我走了过来,这孙子从报道的第一天就对我有意见一样,什么事都揪着我不放,听说这小子家里很有钱,来大学做指导员纯粹是为了泡妞,这一次的春营也是他提议的,对于这种暴发户我更是嗤之以鼻!而且他还有很严重的洁癖,哥们的脑袋瓜转的飞快一下子就知道他要干什么!

一脚踩在我的唾沫上在地上不停地摩擦!小样,连教了我六年的分头都拿哥们的无赖没有办法,你还嫩着呢!

这家伙摆明想要整我,二话不说拿起一个拖把塞进我的怀里让我把住宿的地方打扫干净!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额,哥们可不是君子,要我等十年绝对不可能,当天晚上刘指导员痞里痞气的要我们去他房间里打牌,那个时候受到古惑仔的影响,几乎身边全是陈浩南那种洗剪吹,我也想留一个这样的发型,奈何我那圆润的脸庞根本不适合!这种想法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一听到这老孙子把我也叫上了我顿时笑的跟八月的菊花一样灿烂!

屁颠屁颠的跑到宾馆的后厨偷了一点胡椒面,在晚上要走的时候偷偷撒在这老孙子的洗发水里面!

那一夜我睡的格外踏实,一想到明天那孙子的表情在梦中我都笑开了花!

第二天这老小子带着我们爬山一路上对那些漂亮的女同学嘘寒问暖十足的禽兽!

胡茜样貌出众这小子没少往那边凑,不过胡茜对谁都冷冰冰的,倒也没事!

可真是苦了我这一身肥肉落在了队伍最后面,不过最后也有最后的好处,抬头纯洁的一瞄,嘿嘿嘿……

在身体的辛苦与心理的愉悦中爬到了山顶。

胡茜跟个雕像一样站在山顶,微风吹过她的头发不自觉的睁大了眼睛,真漂亮!

与几个哥们一商量他们向着树林走去,哥们扭着硕大的身子走到了胡茜旁边,终究我还是没有底气,把信攒在手中。

“滚!小心我揍你!”我还没说话胡茜恶狠狠道。

转头一看已经准备妥当的几个哥们对我搔首弄姿,心中也有了底气,陈风娇你是来追求幸福的怕什么定定心道:“你跟我来小树林!”

胡茜一转头脸色全是不耐烦,一把提着我的衣领向着那几个哥们藏的地方走去。

几个哥们拿着我春营前精心编制的玫瑰花就要大合唱!

一甩头发漏出笑容就要告白!谁知这一个笑容直接把她惹怒了!二话不说提起我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身边那几个哥们无一幸免,她一边打一边哭,顿时让我一阵无语,貌似被揍的是我们四个,你哭个什么劲!

其他同学就在不远处,我强忍着疼痛不叫出声,其他三个哥们估计也是这样想的,被一个姑娘揍实在太没面子!

那一夜很冷!我坐在拱桥上揉着自己青了的眼眶叹了一口气!总结着为什么我会失败的原因。

正当我深刻自我总结的时候,忽然看道桥下的水潭之中在月亮的倒影下一条金色的小鱼在谭子中游动。周身没丝毫其他颜色!

我的注意力立马被吸引!扭动着身子从旁边的斜坡上跑到了拱桥下面,仔细打量着水潭中央这条金色小鱼。

要说我这个人最大的兴趣是什么!除了吃就还是吃,我最爱吃什么?我最爱吃鱼!

这条纯金色的小鱼瞬间勾起了我的食欲,勾勾嘴唇漏出一抹淫笑就要向着这条小鱼摸去,嘿,奇了,这条小鱼似乎听到了我心中的呼唤一般竟然向我这个方向游来。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老天开眼老天开眼!阿门,阿门

我心中不住的感谢上天!

金鱼到了我的手边,我悄悄的把手伸到了它的肚皮下面,这条鱼也不跑,用力向上一扯心中不住狂笑,今天我要开荤了!

这一扯没有吧金鱼扯上来,我的身子猛的向水中扑去,溅起诺大的水花!

“噗噗!”在水中手舞足蹈,脚竟然踩不到底,在桥上看这个水潭浅的不行,谁曾想尽然深到超出我的想象,可恶的光线折射

“救命,救命!我不会游泳!”我大叫着。

宾馆的灯早都已经黑了,我也是气不过才半夜一个人偷偷溜了出来散散心,谁曾想遇到了这档子事!

“咕噜噜”口中喝了几口水,手脚并用向着岸边爬去,这时我的脚忽然被什么扯住一般,把我往水下拉!

妈的!这里的清洁人员干什么的,水中这么多杂草也不知道清理,急得我把手伸向被扯住的一只脚想要把水草清理干净!

手向着我的脚腕处摸去,这一摸,竟然摸到了五根手指!

“卧槽卧槽!”我大叫着,喝了几口水整个身子没入了水中。

向着身后一瞧,心差点从胸膛飞出!

我的身后哪里是水草,竟然是一个人!

这个人脸上已经白胀,一双眼睛纯黑他的手抓着我的脚腕把我往他那个方向拉去。

“哥们,别开玩笑!”我张嘴想要说话,张嘴的瞬间,口中灌入几口冰冷的河水。

眼睛已经憋的通红,特么的,玩笑也不是这样开的,我用力的踹着它,谁曾想根本不起作用!

这时,我也都心口处忽然发出一阵黄光,向着他的身体飞去,他抓着我脚腕的手忽然松了,他整个人消失了不见!

没了往下扯的力气我的身子向上飘去,脑袋漏出了水面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手脚并用的向着岸边爬去。

爬上了岸整个人一下子摊在哪里!

回想着刚刚的一切跟做梦一样,向着自己的胸口看去,只见我的胸口不知何时多出来了一个纹身!

一个狐狸的纹身。

这个狐狸趴在我的胸口,眼睛是紧闭着的,狐狸的身后有着六颗耷拉下去的尾巴!

我用力的搓了搓,妈的,根本搓不掉,我可不记得我什么时候去纹了身,虽然我的梦想是成为陈浩南的男人,可不代表非要纹身不可!

看向这个水潭全身一个哆嗦,爬着跑回宾馆,一股脑扎进了洗浴间?

我搞出来的巨大动静把睡着的三个哥们吵醒,不过我现在没功夫搭理他们,在镜子中我掀开衣服,镜子中我刚刚看到的狐狸纹身竟然消失了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