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喜鹊山下

喜鹊山下。

喜鹊村的一户农家院子里,彩球高挂,彩带飘飘,宾朋满堂,热闹非凡,好一副乡村气息的婚礼画卷。

洞房里。

罗帏叠帐,红烛映霞,喜庆的红色鸳鸯被褥和红色床单,在烛光映照下,显得异常妖艳动人。

都说人生三大喜事,最美莫过洞房花烛夜!

只可惜,今天的新郎官严罗,却坐在床边,哭丧着脸,宛如死了亲爹一样。

嘎吱!

新房的门打开,一道美丽的倩影出现在门口。

秀美的瑶鼻,粉腮微晕,红红的小嘴,白皙的脸光洁如玉,光洁的皮肤如冰似雪,身形婀娜,宛若仙女下凡。

一绺如云的秀发挽成高高的云髻,新月般美丽的黛眉,一双大眼顾盼生辉。

“潘巧巧,我们真的不合适!”严罗苦着脸说道,试着跟她讲道理。

“男未婚女未嫁,怎么就不合适了?我好歹也是喜鹊村远近闻名的大美女,配你搓搓有余吧?”潘巧巧俏脸绯红,霸气一笑。

“潘巧巧,你就死了那条心吧,我是不会娶你的!”严罗厌恶地说道。

“严罗,我们现在已经拜堂成亲,你想要反悔,已经来不及了!”潘巧巧蛮横地向前一步。

正所谓跟好人学好人,有两个恶名远扬的哥哥,就连美女身上也沾惹了几分邪气。

严罗看见她步步进逼,脸色剧变,惊恐道:“你……你想要干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一股莫名的恶臭迎面扑来,那股恶臭好像几百年没有洗过的茅坑,又宛如尸体腐烂之后的腐臭……

总之,严罗发誓,这绝对是世界上最难闻的臭味。

呕!

他感觉鼻孔发热,胃里一阵翻滚,惊慌失措地捂住了自己的鼻子。

“怎么?很臭吗?我怎么不觉得呢?”潘巧巧抬起手臂,嗅嗅这里,闻闻那里,还真是没有觉得有什么臭味。

潘巧巧,你自己当然不觉得咯!

哥这是倒了几辈子的血霉,居然会被你这个“臭女人”看中,哥这辈子算是彻底完蛋了!

不行!

我要逃离这个魔窟,远离这个“臭女人”的魔爪。

说起这个“臭女人”潘巧巧,那可是喜鹊村方圆几十里出了名的大美女。

当然,不光是她长得漂亮,最主要的是,这个美女身上有一股臭味,让你一闻,足以吐上三天三夜。

说来也巧,潘巧巧就看上了本村的严罗,扬言非君不嫁。

呕!

严罗不小心吸了一口气,感觉胃里又是一阵翻滚,喉咙管发痒,作势欲吐。

“想吐就吐吧,吐着吐着就习惯了。”潘巧巧很温柔地拍了拍严罗的背。

纳尼?

什么叫吐着吐着就习惯了?

严罗早就听说,曾经有人跟美女相亲回去,那可是吐了三天三夜,差点把小命搭进去了。

自己这么年轻,还有大把的美好人生没有享受,怎么能屈服于这个女人虎威之下呢?

士可杀不可辱!

严罗想到这里,奋力一把推开美女,朝着门外跑去。

只可惜,潘巧巧好像早有准备,一把就抓住了他的衣服。

噗通!

两人同时摔倒在地,严罗奋起神力,挣扎着爬起来,宛如丧家之犬,夺门而逃。

潘巧巧从地上爬起来,厉声咆哮起来。

“严罗——”

只见美女满脸煞气,自知追之不及,顺手抄起桌子上的一尊雕像,狠狠砸了过去。

砰!

严罗的后脑勺被砸中,只觉眼前一黑,一个跟头栽倒在地,顿时失去了知觉。

潘巧巧望着满地鲜血,脑子一阵发懵,却没有发现从雕像里面飞出一道白光,钻进了严罗的眉心。

……

村上卫生院。

严罗好不容易清醒过来,揉了揉眼睛,周围一片黑暗,脑袋有些昏沉,后脑勺已经包扎过了,头顶上缠着一圈绷带。

“潘巧巧,你这个臭女人!你想谋杀亲夫啊!”

严罗正在抱怨两句,却发现脑子里多出了一些东西,顿时惊得说不出话来。

《噬魂万毒经》,一本至高无上的毒书,里面记载着各种毒药的药材和各种毒药的配制方法,最主要的是,里面还配套有专门用于施毒的一门法册《寒玉万毒手》。

这是怎么回事?这些东西怎么会在我的脑子里呢?

严罗百思不得其解,同时也欣喜若狂,一扫心中的阴霾。

“呵呵呵……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看来这是老天爷对我的奖励,有了这本毒经,我哪里去不得?”严罗心中有种劫后余生的窃喜。

既然拥有了这么强大的技能,那自己干嘛不修炼一下呢?到时候,也就不怕潘巧巧的两个哥哥了。

想到就做,严罗盘膝而坐,开始按照《寒玉万毒手》的运气路线修炼起来。

说也奇怪,他很快便感觉一股气流从丹田之中升起,在自己的血脉之中流动起来。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真气?

严罗虽然不是很明白,但也是惊喜交加,暗暗庆幸自己有个懂医的父亲。

虽然父亲失踪多年,但是,家里面却挂着一副人体脉络图,要不是他熟悉人体脉络,又怎么可能那么快就进入状态呢?

这个《寒玉万毒手》作为毒功的配套术法,主要的作用不是战斗,而是在施毒的时候,自己不被毒素所侵。

《寒玉万毒手》顾名思义,一旦运功之后,一双手宛如寒冰,硬如玉,万毒不侵。

只可惜,严罗虽然感受到了气流的流动,也能把仅有的一点寒冰真气凝聚在指尖,可是,却没有一点硬如玉的感觉。

“算了,修炼这种东西急不得,慢慢来好了。”严罗倒是也不心急。

因为他已经听到了外面的脚步声,也把他拉回了现实之中。

严罗敢肯定,这个带着药草味的地方绝不是刚才的新房,而是应该在医院,但是,从外面轻柔的脚步声来看,肯定是个女的。

“潘巧巧,你居然想要杀了我,看我怎么收拾你!”严罗双眸一寒,从床上一个翻身下了床。

他借着窗外微弱的月光,发现了墙壁上的电源开关,伸手按了下去。

啪!

开关按下,屋子里的灯却没有亮,真是让人有些郁闷。

啪啪啪……

难道是灯坏了?还是说停电了?

严罗摸索着到了门口,一把推开了门,外面的烛光应声而灭,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潘巧巧,老子今天跟你拼了!”严罗怒气冲冲,朝着人影撞去。

噗通!

两个人同时倒在地上,女人痛得惨叫了一声。

她拼尽全力,一把推开严罗,反手一巴掌打了过来。

这个声音怎么不像?

“你……你不是潘巧巧?”严罗大惊失色,不由得松开了手。

“我是杜心莹……杜医生!”美女气急败坏,大吼起来。

纳尼?

杜医生?难道是村上卫生院的杜心莹?

这个女医生,是刚刚从市里医科学校毕业的大学生,温柔善良,人长得漂亮,是喜鹊村无数渣男和宅男的心中女神。

“你……你耍流氓!呜呜呜……”杜心莹气得眼泪簌簌直流。

“杜……杜医生,你别哭啊!我……我以为你……你是潘巧巧……你别介意啊!”严罗急得团团转。

这么大晚上的,要是美女这么哭下去,早晚得把周围的人引来。

严罗的脑子里电光火石之间,做出了最正确的选择,一伸手捂住了美女的小嘴。

“我的姑奶奶,你求求你不要哭了,要是引来了人,我可就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严罗在她耳边大声哀求起来。

“唔唔唔……”杜心莹以为他想要使坏,惊吓之余剧烈挣扎起来。

我勒个去!

这怎么办啊?要是再这么闹下去,不引来别人才怪呢?

严罗眼珠子一转,冷声威胁道:“不许哭了!”

“杜医生,刚才是我不好!这件事我以后会给你一个交代,也谢谢你帮我包扎了伤口,我松开手,但是,希望你不要再叫了,也不要再哭了。”严罗在她耳朵低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