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你比烟火暖

“转过去!”

男人罩在女人上方,声线暗哑,沉声命令着身下不着寸缕的女人。

感觉到男人快要释放离开她的时候,女人及时转头,语气带着一丝卑微恳求:“哥哥,让我给你生个孩子好不好?”

男人冷笑一声,“苏桥,你配生我的孩子?”

随后潇洒地从她身上抽离,转身进了浴室。

“哥哥!我们结婚三年了,我很想要个孩子。”

苏桥憋红着一张脸,还在乞求。

霁安是她老公,也是她名义上的哥哥,十岁的时候被她父母收养。

苏桥父母逼霁安娶苏桥以报答养育之恩,并承诺他,只要和苏桥结婚,就将公司10%的股权转让给他。

霁安是男人,他有雄心壮志,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若是以一个女人作为跳板他倒是不介意。

只是苏桥是个70多公斤的女胖子,除了一对D罩杯,浑身上下没有一点儿女人该有的特性。

霁安看在她胸前两团的份上,从浴室出来后又将苏桥弄了一次,不过这次他没有从后面进入。

两人面对面的时候,霁安不想看到苏桥那张脸,顺手拿起床头边的枕头盖在苏桥的脸上。

苏桥整张脸被捂在枕头底下险些喘不过气来,胸前的钝痛叫她不敢开口喊停,更不想破坏了他的兴致,这点儿痛她能忍住,为了让他愉悦她心甘情愿。

一番折腾之后,霁安浑身清爽。

苏桥感觉身上一轻,顿时又带着些许失落,其实她挺喜欢他和她这样零距离的靠近接触的。

霁安闭眼休息了一会儿,看到旁边杵着的苏桥,心情即刻变得糟糕透顶。

“你是猪吗!不拿开枕头是想憋死吗!”

这个时候面对霁安的怒吼,苏桥内心竟有几分窃喜觉得他是关心她的。

霁安虽是这样说的,可他并没有打算帮苏桥拿下来,最后还是苏桥自己拿下来的。

“哥哥!你是在关心我,对不对!”

苏桥说这话的语气颇有些小人得志的模样。

只是她脸上的肥肉太多,五官挤在一起,霁安强忍不爽匆匆瞥了一眼,便不再拿正眼看她。

“苏桥!你可真会自作多情!”

“滚回你的房间!下次不到时间不要进我的房间!”

霁安当年答应和苏桥结婚,但他提出了一个诡异的条件,一周只能同房一次。

每周周一,苏桥就像个等待皇帝宠幸的妃嫔,翘首祈盼和他的鱼水之欢。

像今晚上,是苏桥自己记错了日子,违反了约定。

苏桥悻悻笑着,“哥哥!不好意思,今天是我记错了日子,下次不会再犯了。”

“滚!”

霁安闭着双眼不愿再听她多说一个字。

苏桥最后拖着疲累的身子回到自己单独的房子。

自从苏桥的爸妈死后,这栋别墅越显凄凉了。

第二天早晨,苏桥起床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喝一大碗苦涩中药。

她身子弱,全靠这药吊着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