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可怜的少年

郝建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浑身上下就像是散架了一样,而且这周围的环境也不再是他熟悉的那个“猪窝”了。

入眼都是一些古香古色的摆设,要知道郝建虽然是一个小小的白领,但是他的家中可没有这么多的古董。

没错,就是古董,郝建怎么说也是在大城市中摸爬打滚了十多年的小白领,对于房间中的这些东西他还是能看出来真假的,只不过让他有些搞不懂的是自己怎么跑到这里来的的。

郝建记得自己刚才还在和几个好朋友打游戏,然后接到了女朋友的分手电话,虽然很狗血,但是郝建没有放在心上,以为是女朋友看自己周末不陪她发脾气了而已,所以就接着陪那几个好朋友打起了游戏。

只不过让郝建奇怪的是,当他们最后推倒敌人的水晶时出现的不是胜利两个字,而是出现了“我要杀了你”五个字,突然出现的血红字样将郝建吓的向后倒去,接着郝建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当郝建再醒来以后就出现在了这个华丽的房间中,就在他想回忆什么的时候,一位将近两米的巨人跑了过来。

“少爷,你醒了,好点儿没有,都怪八戒没用,才会让少爷受伤的。”八戒那瓮声瓮气的声音传了过来。

这时候郝建的脑海中突然出现了一段关于八戒的信息,看完以后郝建终于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了,八戒是自己小时候好心从一位奴隶主哪里救下来的仆人,后来就一直跟着自己,转眼就已经五年过去了,当初的那个瘦小子就变成了现在的这个巨人。

“没事儿,你出去吧,我有些累了,胖子你休息一下。”郝建说完也不管八戒的想法,直接躺了下去。

不是他这么高冷,而是因为郝建发现自己的脑袋里好像还有一个人的记忆,在没有将那个人的记忆吸收完之前,郝建不敢多说什么,省得被熟悉的人揭发自己的身份。

当郝建将那个人的记忆吸收完以后终于知道自己在哪里了,如果郝建没有猜错的话,这里已经不是地球了,因为地球不会出现武者,也不会出现那种能喷火的牛,甚至就连一只普通的鸡都会喷出细小的闪电。

在那个人的记忆中郝建知道了自己的身份,这具身体的主人也叫郝建,是青龙城中郝家的三少爷,不过这个家伙的资质那叫一个差,哪怕是郝家拼尽全力用药物为他提升修为,但是十年过去了,他仍然是最低级的武者,而且还是武者一层的弱鸡,这样以来他在郝家的地位就可想而知了。

最让郝建无奈的是他的父亲在五年前去昆仑山帮他寻找改变资质的药后就再也没有回来,时间短了还好说,但是时间一长郝家这样的大家族的弊端就出现了,因为没有后台,所以郝建在整个郝家都是被欺负的,哪怕是下人都敢欺负他。

现在整个郝家除了八戒以外,可以说没有一个对郝建好的人,不过八戒也不知道因为什么修为也一直都在武者三层,所以在这个以武为尊的世界也帮不到他什么。

在将脑海中的记忆整理完以后郝建发现自己除了有一个郝家三少爷的身份以外,好像什么东西都没有,而且以这种情况来看,最多再过一年,他连郝家三少爷的身份都保不住了。

现在郝建已经十五岁了,郝家的祖训是十六岁之前如果不能突破到武士的话,就只能被流放到家族的其他产业中“历练”,说是历练,倒不如说是任其自生自灭。

不过这也是家族对他们的一种保护,毕竟如果没有实力的话,在他们这种大家族中是很难生存的,就像这具身体的主人一样,就是被郝家一位外门弟子给打死的,而且到现在郝家的那些大人物都还不知道,如果不是被从地球来的郝建给占据了,恐怕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郝建这个人了。

“我现在最需要做的就是赶紧升级,如果能在明年家族考核之前达到武士级别,那么我就还能继续在郝家混吃混喝,如果不能的话,那么我就只能被流放到那些边缘地区了。”为了不被流放到那些偏远的地方,郝建只能努力修炼了。

可惜的是郝建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上一世偷看隔壁小妇女洗澡被老天惩罚了,哪怕郝建再怎么努力都修炼不出来一点儿那个叫做“气”的玩意儿,更不要说到考核的时候突破到武士级别了。

幸好郝建原本就是那种性格洒脱之人,所以在修炼不成以后就干脆不修炼了,反正还有一年呢,只要这一年能过好就行了,至于被流放了以后,那些被流放的外门弟子总不敢欺负他了吧,这样以来到时候说不定还会过他的好日子,这样想来郝建就更加没有修炼的动力,于是我们的郝三少爷就直接从房间中跑了出去。

“少爷,你醒了,我们要去哪里啊?”就在郝建跑出房间的时候八戒的声音传了过来。

看到八戒一直在自己的身边守着郝建说不感动是假的,不过郝建怎么说也是一位男人,对感情的表达还是非常含蓄的,所以在拍了八戒一下后,两人就准备去外面转转。

“哎呦喂,我们的三少爷醒来了,既然醒来了,那么就赶紧将你今天的活儿干完吧,也省得我去叫你们了。”就在郝建还有八戒准备走的时候,一个长得贼眉鼠眼的家伙突然杀了出来。

这个家伙叫做郝邵文,是郝家的一位外门弟子,不过他现在是郝家的管家,管理郝家的这些小少爷们,督促他们完成每天郝家给他们布置的那些任务的人。

郝家这时候也想起来自己好像还得做一些任务,不然就领不到月钱,而且其他的少爷们都是让自己的手下来说,但是这郝昭文却不让八戒来帮他,说什么如果八戒敢帮忙的话就去告诉家主,也就是郝建的爷爷,到时候郝建就得吃不了兜着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