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我要见他

“袁小姐,胎儿很健康,再过一个月,就能够平安降生了。”

医生机械的话语,响在袁清浅的耳边,她却听得心不在焉。

她樱红的唇瓣,勾起一抹嘲讽的笑。

这孩子再健康又有什么用?

注定是要给另一个孩子换血的。

曾经有多么期待他的降临,如今就有多么的后悔孕育了他。

袁清浅被司机送到了郊区那富丽堂皇的庄园。

她的脚刚落到地上,就有一干佣人从庄园内涌了出来。

“浅浅回来了?”袁清溶笑容满面地迎了出来。

正如那年夏天,父母将住在姥姥家十八年的她接回家时,袁清溶也说过同样的话。

她们是同卵双胞胎,拥有着几乎一模一样的面容。

以前有多么骄傲,有个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姐姐,现在就多么痛恨自己这个“好”姐姐。

“浅浅,你别怪姐姐,我也是没有办法了,才去求阿宇的。”袁清溶拉着袁清浅的手,声音真诚地说道。

但对于袁清溶的话,袁清浅一个字都不相信。

什么叫做没办法了?

医学那么发达,她为什么不带孩子出国治病?为什么一定要让她的孩子,给袁清溶的孩子换血?

刚出生的孩子又有多少血可以被抽取?

这些话在袁清浅的脑子里叫嚣,但是她一句都不敢对袁清溶喊出来。

疼爱她的姥姥病了,宠溺她的二舅舅公司濒临破产,而对她最好的大表哥这个时候又被人给绑架了。

她知道这一切都是袁清溶做的,可她却毫无反抗之力。

走投无路的她,只能用自己的孩子,来换取亲人的安危。

“袁清溶,我想在这孩子出生之前,再见一次褚天宇。”

听到袁清浅这话,袁清溶原本明媚的笑容,变得阴沉起来,她毫不犹豫地甩开了她的手,冷冷地说:“就算你不叫我姐姐,他也是你的姐夫。你生孩子,见你姐夫干什么?”

袁清溶的话让袁清浅再也无法忍耐,从来到这个家里,她在袁清溶面前,都是唯唯诺诺的,以低姿态来讨好袁清溶,从而分得父母一星半点的关注。

但是为什么,换来的却是这样的结果?

她嘲讽般地笑了一下,语气凄凉:“姐夫?呵!在七个月前,我才是他的正牌夫人,而你,只是个小三儿!”

袁清浅的话,成功地激怒了袁清溶。

“人要活在当下,如今我才是正牌夫人,而你,连个小三儿都不是。”乍然听到她如此争锋相对的话,袁清溶不由冷冷一笑。

“既然你对自己的姐夫念念不忘,那就不能怪姐姐心狠,不收留你了。”

这一瞬,袁清浅在袁清溶的眼里,清晰地看见里面闪过的阴狠。

“你要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