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魔眼透视

盛夏七月的上午八点多,衣裤破烂脏黑的洪土生,刚从经历了大火的诊所废墟上抬起头,就看到烫着大波浪发式、化着浓妆、穿着还有些暴露的女朋友刘敏儿,站在人行道上。

以往的刘敏儿一直都是素颜,淡妆都很少见,穿着一向保守朴素,有一种天然之美。

现在这一身打扮,身上还散发着浓郁的香水味,让洪土生感觉艳俗,更多的则是疑惑。

他继续盯着刘敏儿,目光瞬间穿透粉色的吊带真丝绣花连衣短裙,接着又看透了只包裹了一半的粉色罩罩和布料极少的丁字裤……

“这才几天时间,刘敏儿咋变得这么开放了?”

洪土生微皱眉头,一声不吭的朝着刘敏儿走来。

被短发凌乱、高高瘦瘦、面容俊朗却满是疲惫的洪土生这么看着,刘敏儿有种被他看穿来意的感觉。

看着洪土生还在走近,刘敏儿有些心虚的红着脸问道:“土生哥,我现在好看吗?”

洪土生皱眉说道:“就像变了个人,我快不认识了。”

刘敏儿脸色微变,赶忙道:“土生哥,洪爷爷在诊所大火中去世了,我也很悲痛……你现在还有钱重修诊所吗?”

“呃,给爷爷办丧事后,我现在只剩几百块了。

但你放心,要不了多久,我会让你过上人人羡慕的好日子。”

洪土生说完,就要去搂抱刘敏儿,刘敏儿却是慌乱的后退了几步,跟他保持起安全距离。

“土生哥,你是个好人。

认识一年多来,你和洪爷爷都很照顾我和我爸。

我对你非常感激,但是……我们还是分手吧!”

刘敏儿鼓足勇气说出了话,洪土生瞬间一愣,缓了缓后,马上问道:“为啥要分手啊?理由呢?”

“土生哥,在五天前,你回九顶村老家办丧事的时候,我爸又发病了,也联系不上你。

幸好在路上遇到了付总,他送我爸去了省城的大医院,做了大手术,现在我爸已经好多了……

我现在已经成了付总的女人。他说过了,等到了明年春节,就跟我结婚。

土生哥,实在对不起了!”

刘敏儿朝着洪土生深深的鞠了一躬,就准备离开。

洪土生愣了一下,接着快步的走上前去,拉住了她的右手臂,问道:“刘敏儿,先别走!

把话说清楚,你是不是被他强迫失身了?”

“臭小子!松开你的小黑爪子!放开老子的女人!”

此时从停在附近的一辆黑色豪华宝马三厢车内,走出了四十多岁,长相彪悍的光头男人付兴汉,脚步虚浮的朝着洪土生走来。

“你谁啊?

我还没同意分手,刘敏儿就还是我的女朋友!你没资格管我们!”

洪土生看着付兴汉愤愤说起,并没有松开刘敏儿。

“老子就是兴汉房地产公司的老板付兴汉,身家上亿,你算个狗屁……”

付兴汉的话还没说完,脚下突然被一根烧焦的圆木棒绊倒,马上啃起了人行道上的地砖,发出了“哎哟”一声惨叫。

洪土生忍不住冷笑道:“呵呵,付兴汉!你房事做得太多,肾虚很严重啊!”

“卧槽……老子有没有肾虚,关你屁事?”

付兴汉正在挣扎着爬起,原本在驾座和副驾座的两个保镖已经赶来,急匆匆的将他拉起。

洪土生见付兴汉一脸狼狈,继续冷笑道:“你不光有肾虚,还有花柳病!”

“放尼玛的狗屁!老子玩小姐,每次都有戴套!”

付兴汉想到被洪土生揭穿,有些恼羞成怒,马上指使保镖要好好教训洪土生。

洪土生想着最近几天办爷爷的丧事,一直没怎么睡觉,精气神都处于低谷,现在实在没有能力打赢付兴汉三人。

何况今天的他,跟以往已经大不相同,不值得为了个残花败柳,被人白打不说,还被围观的乡亲看笑话。

好汉不吃眼前亏,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洪土生想通这事,他迅速松开刘敏儿,穿过看热闹的人群,跑到了大街上。

“洪土生,你踏马给老子回来!”

付兴汉看到围观的人太多,怕影响不好,也不敢让保镖去追赶,只得跺脚大吼道。

洪土生指着付兴汉冷笑道:“呵呵,付兴汉,我今天暂时饶了你,以后再见绝不轻饶!

另外告诉你一件事,我早就想跟这个我爷爷去世也不闻不问的刘敏儿分手,多谢你捡了我的破鞋!

刘敏儿,以往爷爷和我对你们说过,你爸的肝癌只能用针灸推拿辅助喝药液控制病情,一旦做了切除手术,病灶很快就会扩散全身,活不过三个月……

算了,事已至此,你好自为之吧!”

看到前往剑南县城的公交车开来,洪土生马上招手,上车后就坐在前排座位上闭目养神,尽量不去想刚才的事。

伴随着闪电般的亮光突显,一部散发着黑色气息,看着很厚重的《天魔经》,再次浮现出脑海。

这是在昨晚深夜,洪土生跳下老家山崖自杀,被突发的球形闪电击中,凌晨醒来后,发现没死也没受伤,脑海里突然出现的。

可惜洪土生现在只能看到首页上写着:

不疯魔,不成活。得此经,修天魔。人分好坏,魔有正邪。善用升仙,为恶永堕。

而在第二页则是“魔眼透视”四个大字,此外什么内容都没有。

但即便这样,洪土生醒来后就发现他拥有了魔眼透视这个异能。

他也正是使用魔眼透视,看透了刘敏儿,也结合付兴汉的脸色与步姿,看出了付兴汉的病……

公交车刚开到绕城路,坐在后排的一名老人不断的发出咳嗽声,突然双眼一瞪,就昏迷了过去。

“司机叔叔,快停车啊!我爷爷晕倒了!”

听到这清灵又焦急的女声后,洪土生马上睁眼往后看。

在后方座椅上,一名相貌清纯甜美,身穿小碎花连衣裙,十六岁左右的美少女,正费力的抱着满头白发的老人,显得非常紧张。

“小妹妹,别着急!我会医术,我来看看。”

洪土生随即起身,朝着老人走去。

到了老人跟前之后,洪土生随即盯住了老人的头部。

通过魔眼透视,没发现脑溢血和脑血栓后,他看向了老人的颈部。

在颈部的中部一大团极为粘稠的褐色老浓痰,完全阻挡了呼吸道,老人无法正常呼吸,自然就晕了。

“大哥哥,我爷爷怎么了?”美少女焦急的问道。

“应该是老痰堵住了呼吸道,把它排出来就好了!”洪土生回应道。

“小伙子,我看你还是不要掺和这事了,别起好心没好报……已经有人在打120急救电话了!”附近的一名中年妇女好心的说起。

“等到救护车来了,老人早就窒息死了!”

洪土生说完,就准备抱起老人。

又一名中年男人好心叮嘱道:“小兄弟,你是个热心肠,但这样的老人你千万别碰。

要是他死在你手里了,你恐怕会赔钱甚至坐牢哦!”

“我没钱也不怕坐牢,我只想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