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神秘“鬼怪”

南部一个小山村里,鸡还没有发出第一声啼鸣,一声嚎叫刺破了晨晓的寂静。

——鬼怪又杀人了。

随着这一声的嚎叫,村里正沉浸在梦乡的人们惊醒过来。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惊醒过来的人们都头皮发麻。

都寻思着,鬼怪又杀人了,到底是什么东西,没有一个人见过,或者说见过鬼怪的人都死了。

叫声过后,有胆子大的人从自家院子里走出来,走到大街上。

“唉,二柱子,怎么回事,谁又死了?”一个脸膛黝黑,浓眉大眼中年男人问道。

“不知道呢,大愣叔,你说,真有鬼怪吗?”一个贼头贼脑的毛头小伙子应道。

“不知道,喊声是从哪边传过来的,走,咱们去看看。”中年人说道。

“大愣叔,我不敢……”毛头小伙子怯生生的说道。这时,街上已经聚集了十多个人,面面相觑。

“大愣哥,我跟你去,我倒要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在做怪!”一个三十多岁,留着两撇小胡子的人恨恨的说道。

“二柱子,你就是胆小,看看你顺子叔,走,咱们去看看。声音应该从后山传过来的。”大愣说道。

“好像是后山,好像只有两户人家,春田家和阿贵家。”顺子说道,“大愣哥,咱们还是多去些人,没准咱们这次能抓住鬼怪。”

“好,还有谁愿意去,大胆的都来,咱们为村里除了这一害,也算是积德行善了。走。”大愣高喊一声,又有几个胆大的后生应声。之后,一数一共有七个人愿意去后山看个究竟。

当时正值阳春三月,山上残留的冷气,雾茫茫的罩着整个山。潮气袭来,二柱子不仅裹了裹自己的衣服,嗅了嗅鼻子。贼溜溜的小眼睛乱转,山里潮气大,能见度不大。脚下被草上的露水浸透,走起路来,扑哧扑哧发出声音来。

山里被他们惊醒的小鸟扑愣着翅膀,从树梢飞起来。惊的年轻人都不禁一哆嗦。

“大愣叔,你看,那不是春田家的吗?”顺子眼尖,看到远处跪在地上,一脸的无表情,两眼呆呆的,全身上下衣服凌乱,而且衣服上还残留着血渍。

“快,看看去。”大愣领头跑了过去。

“春田家的,春田家的。怎么回事?”大愣蹲下身子问道。大愣连问了几声。坐在地上的女人并不搭理他。大愣看到春田的女人两眼无神,好像七魂八魄都离了她的躯壳似的。

大愣见问不出什么来,便回头对身后的二柱子和顺子说道:“去她家看看。”

二柱子他们看到坐在地上的女人全身的衣服好像被什么东西扯破了似的,而且全是血。看到此情景,二柱等人都吓得不敢说话。当大愣问话时,也不知所以的应着,但心里都是七上八下,忐忑不安。

“好,好,不过……我有点害怕。”二柱子颤抖着声音说道。

“你个胆小鬼,咱们这么多人,你怕啥。”顺子用手推了一下二柱子,二柱子一下跳起来,慌乱叫了一声。

“哈哈,胆小鬼……”顺子笑道。

“顺子叔,你别这么吓人好吧,魂都被你吓掉了。”二柱子脸色煞白的说道。

“哼,不吓你了,走,大愣哥,咱们走……有啥好怕的。”顺子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其实他心里也在发毛,看到春田的女人像个僵尸似的杵在那里,谁看了心里不发毛才怪。但他嘴上不说。

其他几个年轻人和二柱的样子差不多,喉头耸动,眼睛里透露出惊恐之色。

“别闹,大家都小心点……顺子,别嘴硬,我心里也发悚,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心跳的也厉害。”大愣说道。

“大愣叔,春田家的呢?”走在最后面的小伙子喊道。

“什么……”众人听到喊声,都齐齐的回头看。刚才还坐在地上的春田家的女人不知道一下怎么就不见了。

几个人的心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眼,七个人,七双眼睛,都不敢相信,怎么回事,这一眨眼的功夫一个大活人就不见了。几人四处张望,没有人影,雾气茫茫,一下气氛紧张起来。年轻人都紧张的捏住了拳头。

“怎么回事,咱们还是回去吧……”

“对,回去吧,太怪了。”

……看到眼前诡异的情境,真让人匪夷所思。七双眼睛明明看到一个人,现在却没有了。让谁能不害怕。大愣心里也犯嘀咕,要不要回去?如果就这样回去,村里人肯定会笑话他们。不回去吧,心里又没底。

“都别慌,都别慌……别慌……这世上没有鬼怪,肯定是有人在捣鬼。”大愣故作镇定的说道。

“对,肯定是有人捣鬼,咱们不看看究竟,怎么知道是怎么回事。”顺子补充道。

“对,走,向前,到春田家看看。”大愣说道。算是给大家鼓动勇气。

几人面面相觑,惊恐之色未减,都皱着眉,硬着头皮点点头。几人慢慢向前挪动,眼睛不停的四处撒望。

浓雾慢慢散去,前面不远处便看到春田的房子。从春田家的烟囱里冒出一股浓烟,袅袅的升起来。四处烟雾缭绕,树林里更显阴森。

“走……”大愣冲二柱几人喊了一声。大愣身后的几个后生,脸色紧绷,心里的恐惧已经溢于言表。大家都紧闭着嘴巴,又相互看了一眼。

大愣先开始向前走。大家都感觉自己的腿被什么拌住了似的,走不快,几个小心翼翼,不知道谁脚下的枯树枝,被喀吧踩断了,吓得几人一哆嗦。

几人寻声看去,都狠狠的瞪了一眼那个踩树枝的人。几人慢慢靠近春田的家。春田家的烟囱里仍然冒着袅袅烟雾。

终于到了春田家门外,柴门敞开着。

七人在柴门外分两边半蹲着身子。

“大愣哥,咱们先别进去,喊两声。”顺子轻声说道。

大愣回头看了一眼顺子,点点头。

“春田,春田在家吗?”大愣扯着嗓子喊了两声。没人回应,但他们看到春田家灶屋房顶上的烟囱仍然冒着烟,而且烟越来越浓。

“春田哥……”顺子也喊了一声。

“大愣叔,咱们还是回去吧,你看怎么这里的湿气越来越重了。”不知道谁说了声。

“就是,怪吓人的,这里有股奇怪的阴风。”又有人说道。

“闭嘴,胆小鬼,既然来了,怎么着也得进去看看。”顺子吓道。

“就是,既然来了,就进去看看。”另外一个人说道。

“就是,来了,就进去。咱们一起,我就不信还有啥咱们这么多人还治不了的事。”顺子说道。

“对,走,咱们挨的近点,看看究竟!”大愣说道。几人背对着背,慢慢挪着步子向春田家院子挤进来。像日本鬼子进村一样,小心翼翼。这时,几人手里有的拿着砍柴刀,有的拿着木棒,反正时刻准备攻击的准备。

几人慢慢的向里面走。大愣走在最前面,他越向里走,越感觉自己的脊梁骨发凉,一股莫名的阴冷从春田家院子里弥漫。几人慢慢穿过院子,往常这个时候,春田家院子的鸡鸭鹅都会在院子里活蹦乱跳。但今天,却静得让人心里发慌,鸡啊,鸭呀,鹅呀,都没有出来。一只也没有,就连小鸟都没有一只。

大愣等人,没有一个说话的,彼此都可以听到咚咚的心跳声。

一步一步,几人慢慢挪到了堂屋门前。门半掩着,大愣又喊了一声:春田哥,在家吗?春田哥……

屋里没有一丝声音。

大愣回头看了看身后的二柱他们。

顺子大着胆子推了推半掩的门,门吱吱嘎嘎的慢慢打开了。映入他们眼帘是极其恐怖一幕。堂屋正中躺着一具尸体,脑袋已经烂去一半,脑浆、鲜血喷了一地。大家都认出来了,是春田。

“啊……呕……”大愣惊叫一声,被眼前的场景惊的不禁失声大叫,接着他的喉咙一阵恶心,差点没有吐出来。顺子眼珠子差点掉出来,惊呆的眼睛像充血突起的牛眼一般。

“快走……”大愣回过神来说道。大愣身后的二柱,早已两腿发抖,动弹不得。

几人连拽带拉的向后退,快要退出春田家院子时,突然春田家的大门自己哐啷一声关紧了。大愣几人停住脚步。

“大愣叔这……这是怎么了?”二柱子哆嗦着问道。

二柱子完全被眼前的情景吓的六神无主,只有在鬼片里才能看到的情景,竟然出现在他们眼前,几个后生,面色苍白,几人挤在一起,哆嗦成一团,慌乱的挤嚷。

“别急……别慌……”大愣喊道。“都别慌,这柴门挡不住咱们。”大愣双手握着板斧头,双眼射出寒光,粼粼凶光直逼着门板。

突然,一声刺耳的吼叫不知道从何处,几乎把大愣他们的耳膜震破,大愣等人都本能的去捂住耳朵。还未等几人反应过来,一股阴风急速袭来,刮的几人更是睁不开眼,个个都东倒西歪。大家心里既惶恐,又奇怪,到底他们遇到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