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逢对手,神秘妻子买一送一

“先生这是您的焦糖玛奇朵,请慢用。”

远处穿着制服的女人身材妖娆前凸后翘,声音甜美不失清澈。上身微倾着,柔软眼看着呼之欲出却恰到好处不至于走光。而纤细的腰肢则轻抵着桌面,动作恭敬十分礼貌。

覃沅珣收回漫不经心的打量目光。

“先生您好,这是您点的蓝山咖啡。”

那个甜美的声音很快就来到他身侧,柔软的身子无意间蹭了一下他胳膊。

覃沅珣往后一靠,翘着二郎腿,扫了一眼她刚刚放在桌上的咖啡,再抬头看她,单眉一挑,“这不是我点的。”

“抱歉。先生您原本点的什么,我帮您去复查一下。”邵青秋眉眼弯弯,对上他好整以暇的眸时,瞳孔微缩,不动声色的稳住心神,将咖啡端起放回托盘,再朝他点头浅笑示意,就要退下。

然而她转身的那一刹却被忽然抓住了手臂!

托盘上的咖啡杯晃荡随即倾倒,咖啡撒了整个盘子,发出不小的动静。

低呼着踉跄两步后站稳的邵青秋眉梢染上几分怒意,转头看他,略高的声音语调质问--

“先生?”

男人穿着笔挺的黑西装白衬衫,刘海打着发蜡竖起,露着饱满的额和深邃的五官,眸色并不是纯黑反倒流转着茶色光华。

他丝毫不内疚自己吓到人了,薄薄的唇反而似笑非笑的带着一抹弧度,“小姐是不是多带走了点什么?”

“先生这是什么意思?”邵青秋微蹙着眉站直和他对视。可踩着七公分的高跟鞋,却还比男人矮上十来公分。

“意思是……”他说着,凑上前。

发觉她要退,覃沅珣猿臂一伸,揽住她纤细的腰肢再五指扣住,免得她动弹。抬眉睨了眼发现状况匆匆走来的经理,再低头看怀中女人,另一只手从她袖中缓缓抽出一条手表。

看到他神情玩味儿的举起表,邵青秋失色,“不可能!”

然而这过程被赶来的经理见个正着,当下态度坚决的把这个才上岗一星期就惹祸的女人开除了,以示他的诚意。

邵青秋脸色不大好,一边揉着自己的腰一边低低咒骂,无视身侧那有着大长腿跟了她一路的男人。

她不再穿着咖啡厅的制服装束,而是简单的印着英文字母的鹅黄色T恤外加牛仔短裤。

“我观察小姐有一段时间了。”

听到男人不紧不慢的说话,邵青秋眸光一闪,继而毫不掩饰的哼,“观察之后栽赃陷害?我可没偷您的表!”

覃沅珣不置可否的耸肩,“你想偷只是没成功而已,我为什么不成全你?”

小伎俩被男人识破,邵青秋干脆停下脚步,和他面对面,素净的脸上是显而易见的不耐,“那手表不是物归原主了,你还要跟我到什么时候?”

“我叫覃沅珣,小姐如何称呼?”覃沅珣不答反问,也跟着停下脚步看她,“邵青秋?”

听到这仨字,邵青秋将脑中所有合适此时的表情都掠过一遍,最后眼角微抬,带着一点睥睨的味道,“找我干嘛。”

“帮我一个忙。”

“我看先生也是行内人,没必要找我。”

覃沅珣闻言轻笑一声,戴着表的左手从西装兜里拿出另一块款式相同的表,“我可不是内行,刚刚只是个小把戏而已。”